首页 欧美动漫正文

奚冈诗帖密藏钟王墨迹探秘

wangchaowh 欧美动漫 2021-07-22 00:15:03 4 0

  诗帖密藏钟王墨迹探秘:清朝奚冈的【楷书扇面:宣示表】考据

  清朝文人雅士撰文有记载清中期书画家奚冈作画趣闻云:“奚铁生作画 ,有时闭门,居一室,寝馈以之 ,虽家人不得见,但闻瑟瑟磨墨声 。画不惬意,即于纸背临古人书 ,易他纸重缋之。竟一月 ,乃出,谓家人曰:“足饱尔等两月饭矣。 ”遂出游 。所交梁山舟学士及汪 、孙、许诸收藏家,至则埽榻以待 ,取古人书画为之审定题跋,或游湖山,赋诗自娱 ,兴尽始返”。

  他有幅楷书扇面,题为《宣示表》(见附图)。其中暗藏三帖中国书法史上名家笔迹风范(或后人把残存三幅合成一帖?),它具有什么书法史文献上的特别意义及欣赏情趣呢?另这幅扇面是送给他的青豀妹丈 ,这位没有实名,只有‘青豀称号’的人是谁呢?引起笔者茶余饭后探讨的兴趣 。

奚冈诗帖密藏钟王墨迹探秘

  (一)扇面的书法文字:

  对中国书法有点认识的朋友,一眼就可看出奚冈这幅楷书扇面 ,虽然题为《宣示表》,其实临摹分为三部分 。

  右边部分从”尚书宣示“到 ”不自量“是钟繇的《宣示表》。

  中间部分从”开弥广之路”到 ”则王业隆矣“是王羲之的《乐毅论》。

  左边部分从 ”墓田丙舍”到“贤兄慈笃情无有已”则是钟繇的《墓田丙舍帖》

  钟繇何许人也

  钟繇被后世尊为“楷书鼻祖 ”,就连王羲之等后世书法家 ,都曾经潜心钻研学习他的书法 。南朝庚肩吾将钟繇的书法列为“上品之上” ,唐张怀瓘在《书断》中则评其书法为“神品”。

  钟繇的《宣示表》

  现为故宫博物院所藏,原为三国时魏钟繇所书,真迹不传于世 ,只有刻本,一般论者都认为是根据王羲之临本摹刻,始见于宋《淳化阁帖》 ,共18行,后世阁帖、单本多有翻刻,应以宋刻宋拓本为佳。此帖笔画结字都极其自然 ,章法错落,梁武帝等所说“云鹤游天 ”,“群鸿戏海”以及“行间茂密”等于此帖表现最为鲜明 。钟繇所创造的“钟体 ”同王羲之的“王体”是中国书法史上两个历久不衰的艺术典型 ,影响极其深远。

  钟繇《宣示表》的拓文及石刻图如下:

奚冈诗帖密藏钟王墨迹探秘

奚冈诗帖密藏钟王墨迹探秘

  钟繇的《宣示表》书于魏黄初二年(221),是写给魏文帝曹丕的一个奏文,内容是劝曹丕接受孙权的归附请求;可能是钟繇在曹操死后 ,不像以前那么招待接见 ,唯恐国君不高兴,所以写得十分谨慎谦恭,一个忧国勤君 ,患得患失的老臣形象呼之欲出。

  宣示表全文如下:

  尚书宣示孙权所求,诏令所报,所以博示 。逮于卿佐 ,必冀良方出于阿是。刍荛之言可择廊庙,况繇始以疏贱,得为前恩。横所盱睨 ,公私见异,爱同骨肉,殊遇厚宠 ,以至今日 。再世荣名,同国休戚,敢不自量。(奚冈扇面省略以下200多个字古文):

  以上文字大意如下:尚书在朝廷上宣读了孙权的请求 ,只所以公文通告 ,就是为了让大家都知道。下传给群臣,想必是让臣子们献计献策 。古代贤君治国,朝廷也可采纳粗野之民的建议 。而钟繇我最初是贫贱之人 ,与先帝也没有什么亲情或交情,但却受到不少恩惠。意外地受到宠爱,于公于私都颇得重视 ,这种优厚的待遇一直至今。钟家两世荣华,蒙受国恩,我岂会不自思量 。

  《宣示表》的事件背景

  《宣示表》第一句“尚书宣示孙权所求诏令所报所以博示” ,明言是说孙权求和一事。《魏书-刘晔传》有详细记载:黄初三年,孙权看到魏国想要讨伐自己,赶紧上表称臣 ,当时曹魏方面的态度比较矜持,十一月魏吴爆发小规模战役,随后孙权遣使与刘备通好 ,到黄初五年遂与曹魏断绝正常邦交往来 ,所以这件劝和事情基本称得上无用之功,此为后话。

  楷书扇面《宣示表》的中间部分,是书圣王羲之书写的《乐毅论》一小段

奚冈诗帖密藏钟王墨迹探秘

  原文:

  开弥广之路 ,以待田单之徒,长容善之风,以申齐士之志 。使夫忠者遂节 ,通者义著,昭之东海,属之华裔。我泽如春 ,下应如草,道光宇宙,贤者托心 ,邻国倾慕,四海延颈,思戴燕主 ,仰望风声 ,二城必从,则王业隆矣。(上下文均有省略)

  上文翻译如下:开通更广阔的渠道,来等待田单一类人(降服) ,助长容纳善良的风气,申明齐国士人的志向 。使忠诚的人实现节操,明理的人显著道义 ,天下昭彰,传给后世。我的恩泽就像春光,百姓就如春草 ,道义光耀宇宙,贤能之人托付真心,邻国之人倾心羡慕 ,天下引领向往,都想推戴燕王。随着众人的呼声,两座城邑一定会降服 ,这样霸王之业就可实现 。

  上文为《乐毅论》的片段 ,传为三国时期魏夏侯玄(泰初)撰写的一篇文章,文中论述的是战国时代燕国名将乐毅及其征讨各国之事。公元前284年,他统帅燕国等五国联军攻打齐国 ,连下70余城,创造了中国古代战争史上以弱胜强的著名战例,报了强齐伐燕之仇。后因受燕惠王猜忌 ,投奔赵国,被封于观津,号为望诸君 。传王羲之抄写这篇文章 ,是书付其子官奴的;有人考证说官奴是他的儿子王献之 。这一书迹,早在去东晋未远的南朝曾被论及;陈隋之际释智永视《乐毅论》为王羲之正书第一,唐朝初年 ,《乐毅论》入於内府曾经褚遂良检校鉴定,亦认定为真迹。

  楷书扇面《宣示表》】其左半部是钟繇书写《墓田丙舍帖贴》

奚冈诗帖密藏钟王墨迹探秘

  原文:

  墓田丙舍,欲使一孙于城西 ,一孙于都尉府 ,此繇家之嫡之良者也,兄弟共哀异之。哀怀伤切,都尉文岱自取祻(祸)痛 ,贤兄慈笃,情无有已,一门同恤 ,助以凄怆,如何!

  《墓田丙舍帖》历代视为钟繇书法单刻帖,又名《丙舍帖》《墓田贴》 。其用笔娴雅 ,字体风流,不乏古意,点画生动流转 ,饶有天趣,乃善书之绝妙。宋米芾《书史》谓右军(王羲之)暮年所书。今刻入汇帖者,均称王羲之临钟繇书 ,小楷6行 ,共70字 。王之学钟,实为善学,失其拙厚朴质之意 ,得其精密秀逸之姿,乃古质今妍,驰惊沿革 ,成千古之书圣,细读此帖,用笔温润 ,结体劲健,正是王羲之创造性地临摹钟书所造成的新作,成为历代书爱者取法贵上的正书法帖。

  钟繇死于魏明帝曹睿太和四年(230年) ,死时明帝穿孝衣凭吊,并谥之为成候,下诏赞其“功高德茂。 ”钟繇不但在政治上 ,军事上取得重要成就 ,而且,更重要的是其书法成就经常被人称颂,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。《墓田丙舍》有点像遗书留言 ,钟繇镇守关中功勋卓著曾任司隶校尉,后迁太尉,转封平阳乡侯 ,明帝继位,迁太傅,进封定陵侯。

  说到钟繇的儿子 ,大家应该对三国曹魏赫赫有名的钟会(225-264年)耳熟能详,他自幼才华横溢,聪明睿智 ,上至皇帝下至群臣都对他非常赏识。夏侯霸降蜀后,曾预言钟会将成为吴蜀之大患 。

  话说有一次,钟繇带着儿子钟毓和钟会去见皇帝曹睿 ,钟毓虽贵为兄长 ,见到皇帝后却吓得全身是汗,而钟会却从容镇定。曹睿问:“钟毓啊,你为何如此多汗”钟毓说:“皇上天威 ,臣战战兢兢,汗如雨下。”皇帝又问钟会:“你怎么不出汗呢? ”钟会学着他大哥的口气说:“皇上天威,臣战战兢兢 ,汗不敢出 。 ”逗得曹睿哈哈大笑 。

  后来钟会果然不负夏侯霸所言,屡出奇谋,突袭灭蜀 ,被人称作张良再世。他说服了司马师亲征毌丘俭叛乱,献策司马昭阻止曹髦的夺权,又独力支持司马昭伐蜀 ,因而一度深受司马氏的信任。钟会在灭蜀之后,变得利令智昏,为了打击邓艾等人而打算自立政权 ,结果导致手下发动兵变 ,死于兵乱之中 。

  (二)扇面提到的青豀妹丈为何人?

  作为书香门第的奚家,肯定来往无白丁,更何况是奚冈的妹夫呢。扇面以一连三帖临摹传世名家书帖相送 ,必是书画文人无疑,这位号称“青豀‘是何许人?引起笔者进一步探究的兴趣。

  青豀”即”青溪 ”古体写法,唐朝诗佛王维有诗 “声喧乱石中 ,色静深松里“ 。 明末清初著名诗人吴伟业(1609年-1671年)著有《梅村诗馀》,其中【生查子】有云:“一尺过江山,万点长淮树。石上水潺潺 ,流入青豀去。六月北风寒,落叶无朝暮 。度樾与穿云,林黑行人顾。” 大概都是化景为诗即“青豀诗意”为后世画家所推崇。

  这“青豀 ”到底是人名还是说地名?且听笔者娓娓道来 。

  (1)【青溪书屋】的扬州经学世家刘文淇

  查与奚冈(1746—1803)生活在同个时代 ,是有个鼎鼎大名的扬州经学世家,其家居闻名遐迩就叫【青溪书屋】,传世著有【青豀旧屋文集】 ,他就是刘文淇(1789~1854) ,字孟瞻,江苏仪征人。

  刘文淇生于清乾隆五十四年,嘉庆己卯优贡生 ,候选训导。父刘锡瑜业医 。舅氏凌曙(凌晓楼)爱其颖悟自课之 。稍长即精研古籍贯串群经博览冥搜,阐发汉儒贾逵 、服虔经说,考订《左传》杜预注及孔颖达疏的缺失 ,是仪征刘氏学的创始者,与刘宝楠并称‘扬州二刘,同为清代扬州学的代表人物。除致力于《左传》学外 ,长期从事典籍校勘及方志修纂工作,故在校雠学、方志学方面,多所创述 ,颇受时人推重,传世有《读书随笔》,及《青豀旧屋文集》。其中文集十卷八十七篇 ,诗集一卷二十四首 ,系刘文淇孙刘寿曾兄弟于光绪年间辑刊,内容包含礼仪制度、地理水道 、方志校雠及乡贤时人的碑传,颇能表现刘文淇的学术内涵及处世风格 ,并可藉以了解刘氏学形成的过程和其家风特色,另辑录其佚文碑传及友朋书札著述序跋等相关资料多篇,用以参照刘文淇之论述 ,对于研究仪征刘氏学及清代扬州学术,应有所帮助 。

  仪征刘氏自刘文淇始,刘师培止凡四世 ,以治经显扬海内,为学界推重百余年。论政论学,多惊人之语 ,然多人共治《左氏》之学,穷数世精力,而其家著述《春秋左氏传旧注疏证》仍仅止于襄公四年 ,未成完帙 ,让学界无限叹息。有研究学者评论:处清末民初之时世,天崩地裂之格局,刘氏一家抱残守缺 ,据守经学,实为一大奇观 。扬州学派曾经辉煌一时,阮元 、焦循、凌廷堪三大学术巨头突兀乾嘉学派。但时世多变 ,扬州从繁华走向衰落,以此为基础的学术也随之黯淡。“尔曹名与身俱灭,不废江河万古流 。”人虽远逝 ,但曾经的学术影响依然烛照学林。对此研究,或有功彰显扬州学派;公正评价刘氏家学,更待鉴古知来 ,探索学术发展脉络。据其他文献资料,其实刘文淇重孙刘师培更是继承“三世经传”,对经学小学及汉魏诗文都有精深的研究 ,以74种之盛的著述 ,堪称扬州学派集大成的殿军,曾被蔡元培聘为北大教授 。

  至于上文提到的【青豀旧屋】,查现存于扬州东圈门14号门 ,看似一座极普通的民宅,青砖黛瓦黑漆大门,右边门框上钉着一木质铭牌 ,上书“清溪旧屋刘宅 ”六字,深绿色的字体苍劲有力颇为引人注目,就是这座普通的宅院里曾走出了四位经学大家。清溪旧屋坐北朝南 ,前后共三进,第三进为明三暗四格局。进门第一进为正厅,上方曾悬挂一匾额 ,上书“光照堂”三字,厅堂西首边,曾有一张清代学者书法家包世臣所书“硕得耄年”字幅 ,文革期间皆被毁 。正厅西南为小轩 ,原额“艺榭 ”,为刘师培读书著述的书房 。书房的花窗木格门,为刘家几代子孙遮挡了百年风雨 ,斑驳的花窗上,书香世家挑灯夜读钻研学术的身影仿佛早已定格。第三进屋子的天井中,一棵小碗口粗的枣树枝干虬劲 ,蜿蜒地伸展到屋顶上。其后人告诉来访者,这棵枣树生命力很旺盛,每年都结许多枣子 。夕阳里 ,枣树光秃秃的枝丫衬着老屋,宛若一幅充满浪漫田园气息的水墨画,而这座清溪旧屋 ,犹如这棵枣树一般,远离了“双东”闹市的喧哗,仿佛清清溪流 ,厚积薄发地孕育着春天的故事。

  遗憾的是笔者最后发现奚冈(1746—1803)和著有传世【青豀旧屋文集】的刘文淇(1789——1854)虽然是同代人 ,但奚冈逝世时刘文淇才14岁,故而不可能是他的妹夫。

  (2)其他号称清溪(清谿,青豀)的人有谁?

  历史上以清谿为名的 ,除了上文提到的【青豀旧屋】的刘文淇,历代画坛号称【清谿道人】的还有:

  唐朝清谿道人,唐宣宗李忱朝时道士 ,佚其姓名 。擅人物故实,传世画迹有大中二年848作汉武帝祭李夫人图,著录于广川画跋董评谓画虽残缺不完 ,然甚有妙处,笔下直取意思。

  明末清初画家书法家程正揆(1604~1676),别号清溪道人、青溪老人 、青溪旧史。明时任翰林院编修 ,入清又任工部右侍郎,后罢官居南京 。工诗文书画擅山水,师法黄公望沈周 ,笔墨枯劲简老 ,设色浓湛,结构随意自然。书法擅楷书行书,师法李邕颜真卿 ,结体平正中寓奇险,丰韵萧然。其画颇为时人所重,与石鳛并称二溪 。有《江山卧游图》等传世 ,所作诗文题跋,卒后由其子程大皋辑为《青溪遗稿》28卷。

  (3)地名之说

  笔者考据近代文献读到青豀张豂子,文中注解青豀即现在海市西郊的青浦区 ,而张豂子即张厚载(1895~1955),他在京剧评论生涯中,最引人关注的是与胡适、钱玄同、傅斯年 、刘半农、陈独秀展开关于旧剧的论争。但上海青浦在清中期尚未发展 ,同时以青豀代青浦是为文人雅士所为,未得到普遍认可 。

  唯让笔者更相信这位妹丈,极大可能是奚冈安徽老家附近【清溪】地区的文人雅画家士之类 ,但名字不详 。且留待以后再作考究。

  《清史稿-地理志》有记载“清溪河出清溪者为上清溪 ,出南太朴山者为下清溪,俱东西入江。清溪它位于安徽西南部池州,流经贵池城与秋浦河汇合出池口入长江 。北临浩荡长江 ,南接雄奇黄山,东接铜陵,南邻黄山 ,北与安庆隔江相望,西望庐山,与江西九江景德镇上饶市毗邻。

  这个地方与奚冈原籍安徽歙县(一作黟县)相近 ,故而奚家(钱塘即今杭州)把女儿-妹妹嫁到祖上相悉的书香门第的可能性也是很大。歙县是古徽州府治所在地,文房四宝之徽墨歙砚的主要产地就是歙县,它也是徽州文化和国粹京剧的发源地 ,也是徽商、徽菜的主要发源地 。

  作为旅游景点,沿着现代清溪河有一条数百米长的“清溪诗画墙”,以大理石 、花岗岩、彩釉瓷为原料 ,雕刻了晋朝以来文人大师咏叹池州的名诗名画 ,其中有昭明太子、金乔觉 、陶渊明、李白、杜牧 、汤显祖 、李清照、朱熹、岳飞 、王守仁、姚鼐、赵朴初 、黄宾虹等人的诗画共110幅,作品均系当代书画名家的真迹。这条走廊可谓是翰墨飘香,诗意流淌 ,仿佛吟诵着千百年来清溪河不老的诗魂及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。

  唐朝天宝十三年(公元754年),李白沿着清溪游吟独钓听曲,面对气势巍峨山石和沿岸的绮丽风光 ,诗人留恋不已,留下著名的《清溪行》:清溪清我心,水色异诸水 。借问新安江 ,见底何如此?人行明镜中,鸟度屏风里。向晚猩猩啼,空悲远游子。

  这首<清溪行>主要描写清溪水色的清澈 ,寄寓诗人喜清厌浊的情怀 。诗人以“明镜 ”比喻清溪,将两岸的群山比作“屏风 ”。于是人在岸上行走,鸟在山中飞行 ,倒影在清溪之中游走 ,就如:“人行明镜中,鸟度屏风里。”这样一幅美丽的倒影,使人如身入其境 。《苕溪渔隐丛话》云:诗句虽有所袭 ,然语益工也“ 。最后写自己的主观感受,他离开繁华而混杂的长安,来到这清澈见底的清溪畔  ,固然感到“清心”,但对于胸怀济世之心和报国之志的诗人,不免有一种心灵上的孤寂。因此入晚时猩猩的一声声啼叫 ,在诗人听来,仿佛是在为自己远游他乡而悲切,流露出诗人内心一种落寞郁闷的情绪。

  李白还有多首描写清溪的诗篇 。

  【宿清溪主人】

  夜到清溪宿 ,主家碧岩里。檐楹挂星斗,枕席响风水。日落西山时,啾啾夜猿起 。

  【独酌清溪江祖石上寄权昭夷】

  我携一尊酒 ,独上江祖石。自从天地开 ,更长几千尺。举杯向天笑,天迥日西照 。永赖坐此石,长垂严陵钓。寄谢山中人 ,可与尔同调?

  【清溪半夜闻笛】

  羌笛梅花引,吴溪陇水情。寒山秋浦月,肠断玉关声 。

  【入清溪山】

  清溪胜桐庐 ,水木有佳色。山貌日高古,石容天倾侧。彩鸟昔未名,自猿初相识 。不见同怀人 ,对之空叹息 。

  【入清溪行山中】

  轻舟去何疾,已到云林境。起坐鱼鸟间,动摇山水影。岩中响自合 ,溪里言弥静 。无事令人幽,停桡向余景。

  结语

  笔者也曾好奇上阅读报道,得悉奚冈的楷书扇面《宣示表》 ,曾由西冷印社拍卖有限公司于2006年春节大型艺术品拍卖会上巨额成交 ,但笔者不是文物收藏者而是单纯的书画诗词爱好者。这几天茶余饭后就漫游在这楷书扇面,从中得以接触认识到,中国史上书法大祖师爷钟繇的《宣示表》和《墓田丙舍帖》 ,还有王羲之的《乐毅论》字帖,以及难得认识【青溪书屋】的扬州经学世家刘文淇;更赏心悦目的是,随着李白诗词游览美丽的《清溪河》 ,这算不算也是一种曾经的另类拥有呢?愿与喜欢字画文学的朋友共享其乐 。

  完稿于2015年2月8日

钟王墨迹探秘奚冈诗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